从国际军事比赛谈我战车自动炮发展 我军现役款需升级

文章正文
2018-08-15 12:23

  中国队进行接力赛训练 尚文斌 图

  2018国际军事比赛已经全部落幕,我军在多项赛事中都取得了非常出色的成绩。根据比赛要求,在我国承办的4项赛事中,除了俄方自带BMP-2步兵战车参加“苏沃洛夫突击”步战车比赛之外,参赛的国外代表队都使用我方提供的武器装备。

  “苏沃洛夫突击”比赛使用的是86A式步兵战车,“海上登陆”比赛则使用05式两栖步兵战车,这些参赛战车都装备了30毫米自动炮。那么,这些自动炮的性能如何?我国战车自动炮又如何发展?

  曲折发展的我国战车自动炮

  在我军装甲战车装备体系中,曾经很长一段时期都没有步兵战车这一类型,因此也没有为其配套研制过小口径自动炮。事实上,在那段时期内“客串”步兵战车这一角色的就是63式装甲人员输送车。但是,该车火力弱(只装备有12.7毫米机枪)、没有反装甲能力(我军为此曾经长期苦练步兵在车上使用40毫米火箭筒打击装甲目标的能力),而且防护力明显不足。所以,我军迫切需要一种可以伴随坦克作战且具备一定反装甲能力的步兵战车。这一愿望直到上世纪80年代得到苏制BMP-1步兵战车才初见曙光。

  我国军工部门得到苏制BMP-1步兵战车后,迅速对该车进行反向设计,最终仿制成功了我国第一代步兵战车,其行业内编号为WZ501,军方正式编号为86式。不过,该车在进入到我国时其实已经落后,尤其是车上装备的2A28型73毫米低压滑膛炮不能算是合格的车载炮,充其量是一具能够自动装填的大号火箭弹发射筒而已。所以,苏联在第二代步兵战车BMP-2上抛弃了该炮,而是参考欧美国家的做法,全新研制了2A42型30毫米自动炮。

  我国在仿制BMP-1步兵战车的过程中也意识到了其车载炮的问题,但是一时也没有更好的选择。此时,恰逢上世纪80年代初期和中期我国与欧美国家开始有较为全面的军事技术交流。于是,利用这一大好时机,我国军工部门提出与国外军工企业联合研发外贸型步兵战车。具体来说,主要是引进国外技术成熟且性能先进的小口径战车自动炮炮塔,再与我国研发生产的履带式装甲底盘结合,从而形成中西结合的新型步兵战车。由此,我国军工部门也可以有机会全面接触到当时世界最先进的小口径战车自动炮技术。

  NFV-1

  NVH-1

  通过这一方式,我国军工部门先后推出了NFV-1、NVH-1以及NVH-4等三种履带式外贸步兵战车。其中,NFV-1采用86式步兵战车底盘与美制M242“大毒蛇”25毫米自动炮炮塔结合的模式。NVH-1和NVH-4则都采用85式履带装甲人员输送车底盘,只是前者装备英制30毫米RARDEN自动炮,而后者装备瑞士厄利空KBB型25毫米自动炮。M242“大毒蛇”、RARDEN在当时分别是美国M2/3步兵战车和英国“武士”步兵战车的主炮,而厄利空KBB自动炮也被十多个国家装备采用。如果我国军工部门能够以此为契机,全面吸收和借鉴这三种先进车载自动炮的技术,那么无疑会在这一领域获得巨大的飞跃。可惜的是,这几种中西合作的履带式外贸步兵战车最终全部不了了之,引进相关车载自动炮技术也没有了下文。

  之后,我国军工部门自力更生、自主研发。当时,国外曾经有过将小口径高炮进行改进设计,发展成为车载自动炮的成功经验,比如瑞典博福斯40/70B式40毫米自动炮。受此启发,我国军工部门也在现有小口径高炮中进行选择,最终选定了双管25毫米高炮——将其中一门炮的自动机以及身管分离出来,经过适应车载炮塔的改进后,便成为了我国第一种自主研发的25毫米战车自动炮。

  25毫米自动炮

  该型25毫米战车自动炮研制成功后,首先以单人炮塔的形式批量装备在92轮式步兵战车上,后来也曾经试验性地装备在86式步兵战车上,代替原有的73毫米低压滑膛炮。但是,由于是第一次设计研发车载自动炮,该炮的实际表现只能说中规中矩,并不算是多么出色,射速以及可靠性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尤其是卡壳的毛病最为严重。上世纪90年代,我国军工部门全面引进BMP-3步兵战车武器系统后,25毫米战车自动炮基本上就宣告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取而代之的就是引进和仿制的苏制2A72型30毫米自动炮。

  如今,这款30毫米自动炮的国产仿制以及发展型号已经全面装备我军各型步兵战车,除了相对较老的92A、86A式步兵战车用该炮替换原有武器外,还包括04履带式步兵战车、05履带式两栖步兵战车、03履带式空降战车以及09轮式步兵战车等,并且作为外贸武器出口。不过,从比赛出现卡壳的事件来看,至少证明了该炮总体性能并非完美无缺。

  现役30毫米自动炮的症结所在

  我国步战车现役的30毫米自动炮是从苏制2A72型30毫米自动炮仿制、发展而来,但是后者从一开始就存在诸多不足和缺陷。比如,2A72自动炮在BMP-3步兵战车武器系统中只是辅助武器,因此苏联军工企业放宽了该炮的可靠性、射击精度等指标。而且,由于该炮要附装在2A70型100毫米低压线膛炮上,设计人员过于强调控制其质量、尺寸以及零部件数量。为此,2A72自动炮的炮身质量从上一代2A42的115公斤大幅降低至84公斤,零部件数量从578个减少到349个。该炮的自动方式也从2A42的导气式改为身管后坐式,主要性能并没有明显提高,反而最高理论射速从2A42的800发/分下降到390发/分。

  其实,在苏联人看来,即便是2A72自动炮发生故障打不响也没关系,还有2A70主炮可用;至于其射击精度不佳,也可以用2A70主炮发射炮射反坦克导弹予以弥补。甚至,苏联人还在BMP-3步兵战车前部两侧加装了2门30毫米自动榴弹发射器。在这种由多种武器构成的火力体系中,2A72自动炮的作用基本上可以说是可有可无。

  但是,一旦将2A72自动炮独立出来作为主要武器使用的时候,其种种不足和缺陷便会被迅速放大而让人无法忍受。所以,俄罗斯军工企业在除BMP-3步兵战车之外的其他武器系统上使用2A72自动炮后,便迅速将其放弃,重新拾起更老但是表现更稳定可靠的2A42,包括BTR-80改进型以及“铠甲”-S1等。否则,我们便很难理解俄罗斯军工企业为何会在T-15、“库尔干人”-25以及“回旋镖”等代表下一代主战装备的先进步兵战车上,继续使用上世纪70年代设计的2A42自动炮。

  与国外战车自动炮的差距

  我军现役30毫米战车自动炮虽然相比原型2A72自动炮有所改进,但是后者的诸多不足和缺陷很难彻底消除,卡壳便是该炮的顽疾之一。那么,从国外同类型战车自动炮的最新发展来看,无论是欧美还是俄罗斯,都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将我国30毫米战车自动炮甩在了身后。

  首先,加大战车自动炮的口径已经成为俄罗斯以及欧美国家的共识。俄罗斯正在研发57毫米战车自动炮,而欧美国家也出现了新一代35毫米以及40毫米口径战车自动炮。更大的口径不仅意味着穿甲威力更强、射程更远,而且配套弹药也可以实现制导化,多用途作战能力更出色。

  CTA40毫米埋头弹

  其次,埋头弹自动炮技术的成熟和应用,也给新一代战车带来了更强的作战性能——不仅欧美国家有CTA国际公司推出了实用化的40毫米埋头弹自动炮,俄罗斯军工企业也在全力研发45毫米埋头弹自动炮。

  MK44

  再者,以美国MK44“大毒蛇”Ⅱ为代表的外能源链式自动炮以其出色的作战性能,也越来越受到各国的青睐。这种自动炮虽然需要额外的电力供应、质量和体积较大、适装性会受到一定影响,但是其出色的可靠性以及射速可调能力要远胜于其他类型的自动炮。再加上该炮可以兼容30毫米、40毫米口径以及无弹链供弹等功能,成为目前各国新一代战车装备最多的自动炮也就不足为奇了。

  目前,我国军工企业公开的最新战车自动炮,就是曾经在2016年珠海航展上展出的CS/AA5型40毫米埋头弹火炮,其毁伤威力据称是现役30毫米自动炮的3倍。如果我国军工企业能够在该炮的基础上为新一代步兵战车设计主战武器,那么无疑会使我军步兵战车的火力再上一个台阶。

  (“讲武谈兵”是由知名军刊资深编辑黄国志为澎湃防务开设的个人专栏,以客观严谨的态度,辅以活泼精炼的语言,力图“破除防务迷雾”,为读者更好地认识我国与国外在装备技术上的差距提供参考和借鉴。每周一或二倾情奉献。)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